再见了火车票厦门已实现刷身份证进站上车

  ▲蒋老师和他收藏的站台票

  ▲加快票

  ▲硬座区段票

  ▲补票

  ▲车票的乘车时间

  ▲纸质车票

▲带磁车票 

  岁月变迁,高铁车票“无纸化”要来了,纸质火车票也许只能陪我们过完今年就要说再见了。
  
  中国铁路总公司近期宣布,明年,火车电子客票将在全国高铁全面推广,今年四季度开始试点运营。届时,乘高铁的旅客只需要通过互联网订购火车票后,在火车站进站口和验票闸机直接刷身份证进站乘车,再不需要在乘车之前换取纸质车票了。但以前的车票,也请收好。也许,若干年后,等老的时候,也可以给儿孙们讲讲曾经纸质车票的故事。
  
  事实上,凭借刷身份证进站上车,早在我国火车票实名制管理后就开始逐渐实施。但在目前,只在一、二线主要城市的部分高铁车站能够基本实现。
  
  而在厦门,已实现刷身份证进站上车。今年2月,厦门北站开始试验使用“刷脸闸机”,共安装8台,旅客从出发层进站口持第二代身份证可自助实名制核验,整个“刷脸”进站程序只需5秒。紧接着,厦门站也安装6台“刷脸闸机”,大大减少旅客进站核验票证时间。
  
  目前,其他大部分地区,特别是地理位置相对偏远的地区高铁车站仍然需要“票证同验”才能进站乘车。旅客乘坐这些车次时,仍然需要在火车站售票处换取纸质车票进行验票、检票才能进站乘车。
  
  每一张车票都是有温度的
  
  也有许多人偏爱纸质车票,有珍藏车票的爱好。
  
  比如,它记录着每一个“第一次”??第一次坐火车、第一次去大学、第一次到某一个地方……其实每一张纸质车票都是有温度的、能牵动人心的。
  
  蒋明生,客运工程师,在铁路工作了40年,是老铁路人了。他收藏了不同时期的火车票,也见证了火车票经历硬板火车票、软纸火车票、磁介质火车票、“无纸化”火车票等四个发展阶段。
  
  第一代车票硬板火车票
  
  第一代硬板火车票,浓缩了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人们出行的生活图景,用的时间最长,堪称“爷爷辈的”。
  
  这些“硬纸板”长约5厘米、宽约3厘米,一般得提前在印刷厂大批量预制,印后裁成小纸片。
  
  普通车票是粉色,正面印有票价和有效期限,背面盖章车次、座位号,或者贴张纸片;普通加快票,是快车,白色车票;如果你想乘这趟快车,还需要再买一张特别加快票,才能上车。
  
  快慢车也有区别。客快联合票,票上有一条红色杠;硬座特快票,有两条红色杠。
  
  卧铺车也不一样,软坐普快联合票,车票是蓝色的,还有两道红色杠;软坐特快联合票,有四道红色杠。
  
  如果是半价车票,有个明显的半字,还要剪掉一角,主要是学生、小孩等购买半价票。“当时只有北京、上海两个地方印刷,我们买回来放在票库里。”蒋明生说。那时,售票员很辛苦,上班前需把它分拣出来,放到不同小格子里边,还要当日结算售卖的具体票数。
  
  每张“硬纸板”上都有一个小豁口,“豁口是检票员用钳子剪的,如果出站时检查没有这个豁口,还不让出站呢。”蒋明生说。
  
  还有一种是薄纸式车票。“有一种区段票,薄薄的一张纸,根据路程长短对应的价格‘撕票’。”蒋明生介绍,“如果票不够用了,就用代用票,纯人工手写。”
  
  第二代车票软纸火车票
  
  第二代软纸火车票于1996年底在全国推行,是红色的,是一种普通纸质车票,用碳带打的,没有磁性。
  
  “因为不能使用机器验票,所以要单独分开由工作人员进行检验。”蒋明生说,目前只有一些比较偏远的地区才会使用红色的软纸火车票。
  
  在那一时期,大量农村人口进城务工,但每逢春运等高峰期,“黄牛”涌现。为解决经常出现的排队难、买票难、乘车难现象,软纸车票新添了一维条形码,能很好地提升车票防伪性。
  
  第三代车票磁介质车票
  
  2007年,第三代磁介质车票诞生,利用磁介质记录票面信息,轻轨和高铁都使用这种车票。
  
  蓝色磁介质车票上边有简化的姓名、身份证号和二维码,四个角为半圆状,车票上能隐约看到火车的形状。
  
  磁介质车票不仅质量比红色车票好,而且还有防止磁场干扰和耐高温的特性,据说这种车票保存个十年八年是没有问题的。比起上一代,存量大、保密性高、追踪性强,可以快速检票进站,制假售假行为得以有效遏制。
  
  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再见了火车票厦门已实现刷身份证进站上车